渔阅人生
论坛帮助 发新帖

[四川论坛]鏖战仙人坝
点击:939 回复:3

Rank: 3Rank: 3Rank: 3
威望:34(29精华帖)
帖子: 38 回帖:93
注册:2014-3-7
发表于 2016-10-21 20:50
鏖战仙人坝
一个多月没有时间摸鱼竿,钓鱼的瘾早已按捺不住。秋分刚过,三岔湖雨后的黄金钓鱼时节,约老友梁开国钓鱼。老梁的瘾更大,退休后每隔一两天就要钓一次鱼,地道的三岔湖通。再偏僻的湖湾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有他作伴就等于有了个活向导。老梁钓鱼向来轻骑简从,却喜欢和我作伴,爽快地应允:“明早六点出发。”

清晨的三岔湖笼罩着轻雾,远处耸立的苍翠山峰犹如一缕青烟。就连隔水相望的仙人坝也隐隐约约看不真切。老梁一马当先,穿过一道大铁门,在泥泞颠簸的机耕道上小心翼翼地钻进雾里。这个地方我在春季来过一次,根本没有记住那些东弯西拐四处分叉的小道。老梁停下车,我却感到完全陌生,这是那个我曾经钓了两条大鲫鱼的仙人坝吗?老梁笑指雾气弥漫的对岸:“上次你的钓点已经在两三米的水下了。”我将信将疑地四下张望,苍松翠柏,果木修竹俱都在雾中若隐若现,变幻莫测,只有湖心的小岛依稀相识。此情此景正如这里的地名:仙人坝——真有点儿让人捉摸不定。

同行的王先琪轻车熟路,在一棵茂密的麻柳树下还没试探钓点就率先咕咚咕咚地抛下了大团诱饵。我是第一次来,老梁给我指点了一个钓点。这个位置不错,身后的白蜡树亭亭如盖,左侧一丛水竹随风摇曳。湖畔绿草如茵,一如春夏。唯有苍耳子团团簇簇满身带钩芒刺的橄榄形果实告诉人们,秋天已经来临。那片茂密的草地十分结实,座椅安放的四平八稳,活动空间也不小。更妙的是水深接近三米,正是这个季节钓鱼最理想的深度。不知不觉间迷雾散去,一切都预示着今天是个钓鱼的好日子。

老梁下竿就拽上来一条二三十厘米的小翘嘴鮊,紧接着又是三四条。那也是我喜欢的鱼种,标像清晰,奔逃的时候速度奇快,拉的钓线呼呼作响,那种感觉真的很不错。我们同处于一段湖岸,深度相差不多,我感觉我这里也该上鱼了,加快了抛竿的频率。不想连抛连挂,损失了四副子线,拽上来五、六根快要沤烂的紫藤泽兰藤蔓。真是奇怪,找底的时候一下也没有挂,只是觉得浮标一下子3目,一下子7目,一下子又连标身都露出来了,以为水底起伏较大而已,不想原来是杂乱的草根作怪。老梁这才注意到我用的是4.5米的鱼竿,指点道:“如今正值三岔湖大量蓄水季节,每天水位都在上涨,必须用长竿。”这可怎么好,我今天带的都是短竿,不是4.5,就是3.6米。老梁用两根长竿,要给我拿一支过来。那也不行啊,刚才把带的一大半窝料都抛在钓点了,再改用长竿,两个钓点的窝料互相影响,这鱼也没法钓。

老梁说:“你往老王的左边走,有一块大石头的地方,用四米五的鱼竿能钓。”老梁说的大石在老王附近十来米,齐膝高的杂草长得密不透风。蹚到水边试探了一下,虽然也挂,但是情况好多了,每抛五六下才偶尔挂一下,而且是些较细的腐草。干脆换上大号鱼钩,把钓点搜素一遍,拽上来四五根杂草。10点半终于打理好战场,只要抛投准确,不挂了。我这里忙活了半天还没布窝,老梁那里钓上了大鱼。我和老王被树木所隔,彼此看不见,却能看见远处铧尖上的老梁挺竿左右挪步遛鱼。老梁虽然用的是钓小鱼的细线,遛鱼的手段却十分了得,三两分钟就抄了上来,一条两斤左右的鲤鱼。老王一声长叹:“我钓了两条白鰺儿后,浮标两三个小时动都不动一下,你安逸哦!又是翘嘴,又是鲫鱼、红尾鰺,还有条大鲤鱼,好厉害哦。”一口川音既夸张又羡慕,原来像老王那样的高手也一上午没有钓到鱼。

打下诱饵,我跑了三趟,把所有的七七八八的东西都搬了过来。这一阵太阳破云而出,热的我把外衣也脱了。拉大饵布窝,十来下后浮标就有了动作,清晰的一顿。忙了一上午终于等到了一口,一挥竿,有了。凭鱼在水下挣扎的感觉就知道不是小杂鱼,鱼儿飞在半空看着闪亮的黄甲心中一喜,一条过两的鲫鱼。握在手中感觉这条鲫鱼特别肥,只怕有二两开外。仔细一看,仿佛有些不对,身体浑圆,尾巴微红,看看嘴角,立马泄了气。嘴角分明有两撇短胡须,是条小鲤鱼。这么小的鲤鱼只能放生,至今我仍然是空军。好在这条小鲤鱼给了我信心,这里有小鲤鱼就一定有鲫鱼,说不定小鲤鱼的父母也在附近呢?打迭精神紧盯浮标,不过片刻又抓住一顿,飞上来一条同样大小的小鲤鱼。跟刚才那条一摸一样,几乎要怀疑是我刚才放流的的那一条。它知道我是个好心人,肆无忌惮地赶来捣乱?想想不禁哑然失笑,鱼儿哪有那么高的智商,不过是它的兄弟姐妹多罢啦。


起风了,浮标随波荡漾,看标有些吃力。身后窸窸窣窣一阵响,大概又是不知什么虫子闹的。大石下面荒草齐膝,苍耳子到腰。蚂蚁、蟋蟀、蚂蚱、蜻蜓、豆娘、蝼蛄和从头到尾都长满了脚的千足虫爬的爬,飞的飞,蹦的蹦,一些胆大妄为的家伙公然停在我的鱼竿上,爬到我的衣领上。我的心思都在浮标上,也没有时间去管它们。抬竿换饵的时候,水面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在爬行,收回目光一看,一个细细长长色彩艳丽的东西就在我的身旁下水,竟然是条蛇!在水面高昂着头,扭动着身体,摇晃着尾巴,不慌不忙地径直前游。从头至尾一道红环套着一道黑环,一条差不多七八十厘米的赤练蛇。据说这是一种不喜欢攻击人,毒性也并不太大的蛇,我却一看到那艳丽的色彩就不由自主地浑身寒毛直竖,鸡皮疙瘩直冒。虽慌不乱,尽量把抬竿的动作变轻,速度放慢,让它顺利地通过,我可不愿意让它误解,以为我要拿鱼竿攻击它。

赤练蛇已经游向对岸,我却心有余悸,总觉得它的同伴还在附近虎视眈眈地盯着我,对我这个擅自闯入它们领地的不速之客深怀敌意。身后的荒草实在太多太密,不知道藏匿着多少毒虫。这个钓点刚刚开始上鱼,除了小鲤鱼,水下肯定还有大鲤鱼和鲫鱼在等着和我约会。可是在毒蛇敌视的目光下,我实在无法集中注意力去看浮标,三十六计,走为上。老王听说我遇上了蛇,立刻说起曾经有个钓友随随便便地把鱼竿包放在草地上,被一条蛇当做藏身之地爬了进去。这个马大哈收拾渔具的时候没有发现,竟然把蛇带回了家。蛇喜欢夜里四处游荡,闹得全家好几天鸡犬不宁,最后总算是在大衣柜后把蛇找了出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有了这前车之鉴,我把钓鱼背囊抖了个遍才装东西搬家。

沿着湖岸寻寻觅觅,这次有意找了个草稀地平的地方。水深三米多点,甚为理想。可惜难题依旧,水下杂草挂钩。好在这些杂草不但稀疏而且已经腐朽,只损失了两副子线,拽上来七八根藤蔓,开辟出一处小小的空挡。小心抛投就不挂钩。抛下窝料又跑了三趟搬家,再清理一下地上的乱草,让毒虫无处藏身。重新开始拉大饵布窝,抽空看了下时间,已经三点半了,还有一个半小时就到约定的收竿时间,今天只怕要当回空军,按老王的说法:打着光脚板儿回家。

半个小时没有动静,刚才一阵猛拉,饵料已经所剩无几。反正是打光脚板儿,也不必再调什么饵料,拿出相机拍几张照片。仙人坝的金秋,朴实中透出绚丽,只是需要有心人的发现。这一阵风和日丽,松柏黛绿如昨,核桃树和小橡树苍翠中却已经透出些许黄色。翠竹依依,青翠欲滴。飘逸粉绿的芭茅草摇曳的丝穗在阳光下闪着银光。虽然都是绿,却绿的层次斑斓。山林倒映碧水,其景美不胜收,把打光脚板儿的不快驱逐的无隐无踪。一只蚂蚱身披淡黄、粉红、淡蓝、浅棕和深褐五种艳丽的色彩,完全改变了我认为蚂蚱猥琐、丑陋、贪婪,一无是处的一贯印象。还有一个小时时间,放下相机抛下钓组,浮标刚刚到位露出红绿两目,就有一下几乎觉察不出的点动。不会眼花了吧?随即浮标缓缓下潜,标准的鲫鱼标像。不出所料,出水的是尾刚刚过两的小鲫鱼。黝黑的脊背,泛着珠光的黄甲,黑漆漆的眼珠还转了转,地地道道的土生鲫鱼。钓鱼往往就是这样,只要人们不放弃,终究会峰回路转。

饵料所剩无几,我小心控制着拉出尽量小的饵团。饵团虽然小,鲫鱼们却并不嫌弃,几乎到底就有鱼儿争抢。小鲫鱼连竿而上,那频率几乎和春季那次到仙人坝相差无几。鲫鱼姗姗来迟,却接踵而至,一时间心情大好。老梁连补了两次窝料,也没有一条鱼上钩。老王的川音更是夸张:“啥子仙人坝哟,大概要神仙才钓得到鱼哦,我们凡人硬是钓不到哦!”这个仙人坝真正有点儿神秘莫测,此处丰收,彼处空军;即使大家相距不远,也往往有人大获丰收,有人寥寥无几。这一阵不要说老王,连老梁那里都一动不动,只有我这里拽了一条又一条,清一色的鲫鱼。水下杂草有弊有利,时常挂钩,却是藏匿鱼群的好地方。
浮标突兀箭沉,猜想一定是小杂鱼。挥竿之际一种死沉死沉的感觉,又挂草了。我往左换了个角度试试,看能不能解脱。突然手上一沉,竿梢大弯。鱼钩钩住的不是草根,分明是条大鱼!我一时大意,换位的时候线没有绷紧,鱼儿顷刻间钻进了水草。一个劲儿地拼命挣扎,把线绕到了水草上,缠得死死的。我用力绷住鱼竿,想要把鱼领出来。情急之下手上的劲儿略大了些,宛如满月的鱼竿突然弹起,主线靠近竿梢的地方断了。没有鱼竿牵制的浮标平躺在水面一动不动。这支浮标是我用习惯了的,实在有点儿舍不得,立马动手脱衣裤,下水去捞浮标。一只脚刚刚踏进水里,浮标悠地自己钻进湖水,不见了踪影。我还不死心,希望鱼线侥幸被缠死在水草上,鱼儿让我手到擒来。潜水摸了半天,一切都是徒劳,大鱼早已胜利大逃亡,还顺手掳走了我心爱的浮标当战利品。

凭手上的感觉我知道那不是很大的鱼,大概也就两三斤。涨水的季节不太可能钓到草鱼,鲫鱼不可能拽断2#主线,最有可能的是鲤鱼,只有两三斤的鲤鱼奔逃的速度才会这般迅捷。按说崭新的2#主线1#子线,对付这种鲤鱼绰绰有余。可是我用这幅主线拽了无数次杂草,早已元气大伤。我一直以鲫鱼为目标,一时大意,没有及时更换主线,给了鱼儿逃生的机会。
清点战果,老梁虽然只钓了一条鲫鱼,翘嘴鮊和白鰺儿却有三斤多,加上两条鲤鱼,总重量有六七斤。我一整天都在换位,忙着用鱼竿拔杂草,收获自然少得多。不过临近收竿的一个小时钓了二十来条鲫鱼,最后带走了6条二两以上的,也算是心满意足。老王几乎一整天都在嚷嚷:动都不动哦!没有鱼哦!还以为他要打着光脚板儿回家。提起鱼护,鱼儿噼里啪啦地乱蹦,总重量居然和老梁相差不多,而且绝大部分都是漂漂亮亮的鲫鱼。这个人也太低调啦,有点儿像仙人坝,深藏不露。

我虽然收获寥寥,最大的一条鲫鱼半斤有余,他们两人最大的鲫鱼没有超过三两。和大鲤鱼邂逅,其过程也颇值得回味。我今天钓鱼一波三折,大费周章,鱼钓的最少,却是最开心的一个。

24.1K
渔阅人生,阅人、阅己、阅人生…………
Rank: 1
威望:0(0精华帖)
帖子: 1 回帖:10
注册:2014-3-16
来自:四川省成都市
发表于 2016-10-28 13:15
支持 原创  得顶 !   
有所为,有所不为!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威望:20(20精华帖)
帖子: 35 回帖:242
注册:2014-3-28
发表于 2016-10-31 11:50
把那条蛇抓回去,好过你钓的鱼
渔阅人生,阅人、阅己、阅人生…………
Rank: 2Rank: 2
威望:0(0精华帖)
帖子: 0 回帖:50
注册:2015-9-29
发表于 2016-11-2 10:01
开心就好啦
渔阅人生,阅人、阅己、阅人生…………
渔阅人生
禁止发布色情、反动及广告内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渔阅人生论坛规范公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